辽宁大连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系英国留学生


捐赠名单中包括高盛、欧莱雅、软银,脸书与歌手蕾哈娜等企业与个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企业华为也出现在名单中,名单显示,华为向纽约州捐赠了10000个N95口罩、20000件防护服、10000双手套和50000个护目镜。

一天后,在一位同在纽约留学的朋友提醒下,Ella又预定了4月4日转机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。“票价又涨了,要16000多元人民币。”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在3月12日居家办公之前,Wendy每天早上都要赶地铁去上班,早高峰人挤着人。那个时候,纽约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,而且每日递增。因为经常听到现亚裔戴口罩被霸凌的事,所以Wendy不敢在车厢内戴口罩。

1月13日,学校如期开学,校园里风平浪静。到了3月1日,Ella还和朋友们借着8天春假假期,邀约着出去玩了一圈。次日,纽约州出现了第一例确证病例。

“家里药物只有泰诺,之前一瓶还有剩。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,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。”Wendy无奈地说道。

3月12日开始居家办公后,Wendy出现干咳症状,频率也逐渐增加。23日晚上,Wendy开始发烧,25日烧到了39度。医保的医生电话一直打不通,而出于对交叉感染的担忧,不清楚自己是否被感染的Wendy,不敢去急诊。想做核酸检测,但是由于纽约州病患“爆仓”,常规的开车检测(美国常见的核酸检测方式)一直预约不上。根据纽约3月21日的规定,目前由于试剂盒短缺,纽约州只对重症患者进行检测。期间公司的人联系过Wendy,让她自己想办法联系医生,万一出现危重情况打911电话求救。随后,她自己网购了血氧仪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当问及为何不愿回国时,Wendy说在这件事上考虑了很久。首先,她有朋友在回国的航班上,出现了11个确诊患者。作为密切接触者,这位朋友也不得不接受隔离。其次,她觉得在飞机上戴十多个小时口罩很难受,而且回来也是隔离。最后,Wendy坦言,如果就这么突然回国,等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。“即便回国了,在现阶段也很难找工作。”

曼哈顿岛上,摩天大楼排列紧密,地表上,全球各地的游客与商人,来来往往络绎不绝;地表下,错综复杂的地铁里,大都市的上班族人头攒动。这样的场景一直是美国经济的缩影,但此刻,它却成为了新冠病毒的培养皿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